暴走东京,拼死吃河豚

日本人说吃河豚的是马鹿,不吃河豚的也是马鹿。马鹿是日语傻子的意思,这句话我理解来是明知有毒还吃,不是傻子是什么,但是明知天下极品的美味,不吃更是傻子。

日本视河豚视作最精美、最名贵的食物之一,并且认为,只有敢吃河豚的人,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美食家。江户人留传一句话:想吃河豚,又怕丧命。(日语是:hugu ha kuitasi,inochi ha osisi。)

当时的著名俳人松尾芭蕉,先做俳句:
河豚汤汁啊,不是也有鲷鱼吗,真不知好歹
     

后来,他偷偷吃过河豚。复又做俳句:
哎呀没事矣,昨夜平安过去了,飨河豚汤汁

一百年后,同样是江户俳人小林一茶,则在五十岁时首尝珍味:

年纪过五十,总算得知河豚味,呜呼快哉夜

迷上河豚的小林一茶,自己不怕死不说,还要拖人下水:

不吃河豚人,绝对不能让他看,富士山之美
可见河豚好吃啊。后来江户人又说,偷吃河豚好比偷情。又有俳句说:
偷人家妻子,惊心动魄又美味,好比吃河豚 

嘻,这些俳人真是又矫情,又好事。其实我也是这样,所以,日本行怎能没有美食作引?
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
每年10月到翌年的3月间,是日本人吃河豚的季节。每年至少有三百人丧生于河豚宴。但是,我们,仍然,还是,一定要,拉也拉不住的,死了也要爱的,拼死吃河豚!!

我们去的店,叫玄品上关,是香港买的旅游书上的好推荐,其实上回也提到,我俩自己个也寻摸到一店,但是语言不通,人家不伺候。所以,如果有好此道的朋友,就去这家玄品上关试味吧,东京一共有44家店,http://www.tettiri.com/,新宿三家,银座一家,池袋一家,涉谷一家,浅草二家,上野一家。所以,也算占了天时地利人和。只要到东京,不怕你踩不到点。
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
东京算满了是我们呆了五天,我们去了其中的两个店,一个在池袋,一个在浅草。不怕回不到咱中华大好河山似的,跟小日本拼了。

河豚店门口必有招摇的鱼缸,玄品上关提供的河豚是养殖的虎皮河豚,鱼儿上下畅游,有时鼓起劲来,变成个气球,一付生气样,店家这样做既是招揽,也是为以示河豚鱼的新鲜。所以,想吃河豚,真的并不难找。当然,河豚鱼本身也很卡通,它气鼓鼓起来像个灯笼的样子,被店家当作招牌,印在宣传单上,印上招持的衣服和围裙上,非常可爱。

玄品上关的河豚宴一共按丰俭分三种PACKAGE,匠味,提糊,极味。当然,零点也可,就是看不懂菜单。比如,卵是鸡蛋好理解,但白子是精囊谁知道?环境因为是连锁,还是比较平易近人。第一次在池袋,门口等位等了三十分钟,待应领我们上了楼,脱鞋,是塌塌米似和室构造,大衣用个衣架挂墙边。配合我们这种不习惯盘腿坐(女人应该是跪)的观光客,座位下有个池子伸脚。边上三个日本上班族,几杯酒下肚后,有点醉意,不知道在胡说八道什么,反正是吃好喝高的感觉。不管怎么样,咱这摸到门的观光客还是有几份做到当地人的得意。离开东京最后一晚又去一次,结果没座。结果第二天在浅草寺,出门转了转,居然偶遇了,中午11点半人一开门就进了,直接就上了卡座,自在多了。 
菜单非常简单,有图片,有几个看得懂的中文,我自然是要个最全味的极味,还来了份非常别致的特典“鳍酒”,女待应将一两片河豚背鳍用炭火烤焦,泡在滚烫的清酒内,盛入耐热的杯中,上桌时,还特地再就着烧酒点燃一下背鳍,再加入少许盐巴,盖上酒杯盖,片刻过后,酒渐渐变成琥珀色,皮肉的焦香配烧酒,确实有点野味难驯。

然后是开味菜,“凉拌河豚皮”,不知道怎么处理的鱼皮,非常干净,切细长丝,配特殊的汁以香葱芝麻点缀增色。酸,甜,韧,香,脆,些些麻,这配的汁有柚子味,我惊呼!一语破天机,这个店所有的配河豚料理的汁都有柚子汁。以调剂鱼的腥味,增鱼肉的鲜美。
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前菜,“皮刺”,就是河豚刺身,分两种,有薄有厚,两种选择一种。我选了薄的,白色透明的鱼肉辅在瓷盘中,点缀点生菜,香葱,还放八分之一个柠檬。味碟应该是香醋汁,甜酱油,柚子汁。史爸爸来了一句,这不就是广州人吃的鱼生嘛。这一盘哪里解恨,在广州老爷爷可一次吃过二十盘。味道嘛,就是有点劲道的生鱼片,无论河豚的名字叫出了天外,它仍然是条鱼而已。鱼肉收拾得干净,漂亮,落在嘴里,天然的甜,软,嫩。不得不提的是,这汁的调味实在太重要,鱼肉再好,也得看调味的技术啊。 

再上来是烤味,这里有两个选择,或者天妇罗,就是原料糊蛋软炸,或者来个小炭炉子来份烧烤,我选择了炭炉烧烤。大家所见下面这张照片就是了。这几块肉应该是河豚鱼最嫩的部分了,一般炭火上烘个三五分钟,即可入胃。旁边上是入味用的汁,还是那点柚子汁提味,还加了辣粉。烧烤的鱼肉非常入味,有点山鸡肉的张力和滑美,细,软,滑,嫩。还有,就因为那点酸,味道相当清爽。这个,要是在望京的韩国烧烤城,来五盘十盘也不嫌多。哈哈。但是,少食多味,日本人深刻的把握了这点,也深刻的表达了这个道理,勾得我们,总会念着这个味啊。
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 
然后是河豚宴的高潮了,纸火锅。河豚腹,胁,和背的肉,香菇,豆腐,粉条,白菜,大葱,和一把青的筒蒿,看着都是美味。好美也是日本人一种秉性了,反正,把人为的自然美做到极致,这个形容最能表达他们了。配好的原料上桌时,鱼肉还因为新鲜而忽扇忽扇的动呢,厨子手起刀落的利落劲还有处理鱼的刀的寒光,都可想象,实在让人食指大动。搞得我真想上厨房,给大家拍厨子处理河豚的那行云流水之美,可惜,未能如愿,那可是人家十年磨一剑的手艺啊。三十道工艺,绝不能马虎,所以,日本持河豚牌照的厨子,不过有数者。 
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纸火锅内,女待倒入白水,一烧开,先下河豚和大葱,然后是香菇,豆腐,最后白菜粉条。据说都是日本自产的优质天然的原料。日本也打环保招牌啊,嘻嘻。味碟里是酱油,葱,红白萝卜糜,柚子汁。因为有些丝苦,才会体现回甜。 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
火锅里的肉和菜好了,沾汁,还没送到嘴里,嘴里两颊早就被口水淹了。总结一下,河豚料理,就是以酸味为中味,甜味为后味,力求完美体现河豚肉的鲜美。当然,还因为煮也煮不出油花,健康,清素,可口,回味无穷。 
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最后,即是杂炊。其实是主食了,女待往火锅汤内放入硬一点的煮好的梗米粒,打个蛋花,放点盐,撒葱花配色去腥。最后,一人一小包海苔碎,一人乘一小碗,用海苔碎盖上。配点小菜,酸梅,泡萝卜什么来佐食。吃到这,也就饱了。 

最后的最后,香草或抹茶冰淇淋你挑一个,为你的食道盖盖。顺手把帐单递上来在桌面扣着。出门时,请门口结帐。 

暴走东京(二,拼死吃河豚)
还有,吃完一个菜上一个菜,绝不让你等菜,也绝不让新鲜的原料在桌上等,加上最后这结帐冰淇淋,在浅草的店是个男待应,他连加盐都拿到我的口味,我只是欠了欠身,他就把本来多加的一勺盐放回了盐罐里。反正,这服务火候拿拈得,还是得佩服一下。

这个实际上只是吃河豚的入门级,河豚是养殖的,店是连锁并平民化。据说比较真味的一顿是非常奢侈,野生河豚,需要有当地人领着去的十叠,十二叠的和室,进门时老板娘会记住你的名字然后热情,并用恰到好处笑容可掬打照呼。这个,跟吃火锅是呷哺呷哺的级别,还是海底捞或者说皇城老妈的级别一个意思。 

不管怎么样,我胡汉三还是活着回来了。哈哈。 
就也徘两句来结尾好了, 
辅成菊花图案的河豚鱼生,
炭火炉上滋滋做响的河豚腹肉,
纸火锅里上下翻腾的白肉青菜,
深夜情郎的二次来访,
雪花落到眼睛里的明亮,
裸身泡在美人汤里的惬意,
真是人生的绝美体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