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走東京,拼死吃河豚

日本人說吃河豚的是馬鹿,不吃河豚的也是馬鹿。 馬鹿是日語傻子的意思,這句話我理解來是明知有毒還吃,不是傻子是什麼,但是明知天下極品的美味,不吃更是傻子。

日本視河豚視作最精美、最名貴的食物之一,並且認為,只有敢吃河豚的人,才稱得上是真正的美食家。 江戶人留傳一句話:想吃河豚,又怕喪命。 (日語是:hugu ha kuitasi,inochi ha osisi。 )

當時的著名俳人松尾芭蕉,先做俳句:
河豚湯汁啊,不是也有鯛魚嗎,真不知好歹

後來,他偷偷吃過河豚。 複又做俳句:
哎呀沒事矣,昨夜平安過去了,饗河豚湯汁

一百年後,同樣是江戶俳人小林一茶,則在五十歲時首嘗珍味:

年紀過五十,總算得知河豚味,嗚呼快哉夜

迷上河豚的小林一茶,自己不怕死不說,還要拖人下水:

不吃河豚人,絕對不能讓他看,富士山之美
可見河豚好吃啊。 後來江戶人又說,偷吃河豚好比偷情。 又有俳句說:
偷人家妻子,驚心動魄又美味,好比吃河豚

嘻,這些俳人真是又矯情,又好事。 其實我也是這樣,所以,日本行怎能沒有美食作引?

每年10月到翌年的3月間,是日本人吃河豚的季節。 每年至少有三百人喪生於河豚宴。 但是,我們,仍然,還是,一定要,拉也拉不住的,死了也要愛的,拼死吃河豚!!

我們去的店,叫玄品上關,是香港買的旅遊書上的好推薦,其實上回也提到,我倆自己個也尋摸到一店,但是語言不通,人家不伺候。 所以,如果有好此道的朋友,就去這家玄品上關試味吧,東京一共有44家店,HTTP://www.tettiri.com/,新宿三家,銀座一家,池袋一家,涉谷一家,淺草二家,上野一家。 所以,也算占了天時地利人和。 只要到東京,不怕你踩不到點。

在東京算滿了是我們呆了五天,我們去了其中的兩個店,一個在池袋,一個在淺草。 不怕回不到咱中華大好河山似的,跟小日本拼了。

河豚店門口必有招搖的魚缸,玄品上關提供的河豚是養殖的虎皮河豚,魚兒上下暢遊,有時鼓起勁來,變成個氣球,一付生氣樣,店家這樣做既是招攬,也是為以示河豚魚的新鮮。 所以,想吃河豚,真的並不難找。 當然,河豚魚本身也很卡通,它氣鼓鼓起來像個燈籠的樣子,被店家當作招牌,印在宣傳單上,印上招持的衣服和圍裙上,非常可愛。

玄品上關的河豚宴一共按豐儉分三種PACKAGE,匠味,提糊,極味。 當然,零點也可,就是看不懂功能表。 比如,卵是雞蛋好理解,但白子是精囊誰知道? 環境因為是連鎖,還是比較平易近人。 第一次在池袋,門口等位等了三十分鐘,待應領我們上了樓,脫鞋,是塌塌米似和室構造,大衣用個衣架掛牆邊。 配合我們這種不習慣盤腿坐(女人應該是跪)的觀光客,座位下有個池子伸腳。 邊上三個日本上班族,幾杯酒下肚後,有點醉意,不知道在胡說八道什麼,反正是吃好喝高的感覺。 不管怎麼樣,咱這摸到門的觀光客還是有幾份做到當地人的得意。 離開東京最後一晚又去一次,結果沒座。 結果第二天在淺草寺,出門轉了轉,居然偶遇了,中午11點半人一開門就進了,直接就上了卡座,自在多了。
功能表非常簡單,有圖片,有幾個看得懂的中文,我自然是要個最全味的極味,還來了份非常別致的特典「鰭酒」,女待應將一兩片河豚背鰭用炭火烤焦,泡在滾燙的清酒內,盛入耐熱的杯中,上桌時,還特地再就著燒酒點燃一下背鰭,再加入少許鹽巴,蓋上酒杯蓋,片刻過後,酒漸漸變成琥珀色,皮肉的焦香配燒酒,確實有點野味難馴。
然後是開味菜,「涼拌河豚皮」,不知道怎麼處理的魚皮,非常乾淨,切細長絲,配特殊的汁以香蔥芝麻點綴增色。 酸,甜,韌,香,脆,些些麻,這配的汁有柚子味,我驚呼! 一語破天機,這個店所有的配河豚料理的汁都有柚子汁。 以調劑魚的腥味,增魚肉的鮮美。
前菜,「皮刺」,就是河豚刺身,分兩種,有薄有厚,兩種選擇一種。 我選了薄的,白色透明的魚肉輔在瓷盤中,點綴點生菜,香蔥,還放八分之一個檸檬。 味碟應該是香醋汁,甜醬油,柚子汁。 史爸爸來了一句,這不就是廣州人吃的魚生嘛。 這一盤哪裡解恨,在廣州老爺爺可一次吃過二十盤。 味道嘛,就是有點勁道的生魚片,無論河豚的名字叫出了天外,它仍然是條魚而已。 魚肉收拾得乾淨,漂亮,落在嘴裡,天然的甜,軟,嫩。 不得不提的是,這汁的調味實在太重要,魚肉再好,也得看調味的技術啊。
再上來是烤味,這裡有兩個選擇,或者天婦羅,就是原料糊蛋軟炸,或者來個小炭爐子來份燒烤,我選擇了炭爐燒烤。 大家所見下面這張照片就是了。 這幾塊肉應該是河豚魚最嫩的部分了,一般炭火上烘個三五分鐘,即可入胃。 旁邊上是入味用的汁,還是那點柚子汁提味,還加了辣粉。 燒烤的魚肉非常入味,有點山雞肉的張力和滑美,細,軟,滑,嫩。 還有,就因為那點酸,味道相當清爽。 這個,要是在望京的韓國燒烤城,來五盤十盤也不嫌多。 哈哈。 但是,少食多味,日本人深刻的把握了這點,也深刻的表達了這個道理,勾得我們,總會念著這個味啊。
然後是河豚宴的高潮了,紙火鍋。 河豚腹,脅,和背的肉,香菇,豆腐,粉條,白菜,大蔥,和一把青的筒蒿,看著都是美味。 好美也是日本人一種秉性了,反正,把人為的自然美做到極致,這個形容最能表達他們了。 配好的原料上桌時,魚肉還因為新鮮而忽扇忽扇的動呢,廚子手起刀落的俐落勁還有處理魚的刀的寒光,都可想像,實在讓人食指大動。 搞得我真想上廚房,給大家拍廚子處理河豚的那行雲流水之美,可惜,未能如願,那可是人家十年磨一劍的手藝啊。 三十道工藝,絕不能馬虎,所以,日本持河豚牌照的廚子,不過有數者。
紙火鍋內,女待倒入白水,一燒開,先下河豚和大蔥,然後是香菇,豆腐,最後白菜粉條。 據說都是日本自產的優質天然的原料。 日本也打環保招牌啊,嘻嘻。 味碟裡是醬油,蔥,紅白蘿蔔糜,柚子汁。 因為有些絲苦,才會體現回甜。
火鍋裡的肉和菜好了,沾汁,還沒送到嘴裡,嘴裡兩頰早就被口水淹了。 總結一下,河豚料理,就是以酸味為中味,甜味為後味,力求完美體現河豚肉的鮮美。 當然,還因為煮也煮不出油花,健康,清素,可口,回味無窮。
最後,即是雜炊。 其實是主食了,女待往火鍋湯內放入硬一點的煮好的梗米粒,打個蛋花,放點鹽,撒蔥花配色去腥。 最後,一人一小包海苔碎,一人乘一小碗,用海苔碎蓋上。 配點小菜,酸梅,泡蘿蔔什麼來佐食。 吃到這,也就飽了。
最後的最後,香草或抹茶霜淇淋你挑一個,為你的食道蓋蓋。 順手把帳單遞上來在桌面扣著。 出門時,請門口結帳。
還有,吃完一個菜上一個菜,絕不讓你等菜,也絕不讓新鮮的原料在桌上等,加上最後這結帳霜淇淋,在淺草的店是個男待應,他連加鹽都拿到我的口味,我只是欠了欠身,他就把本來多加的一勺鹽放回了鹽罐裡。 反正,這服務火候拿拈得,還是得佩服一下。
這個實際上只是吃河豚的入門級,河豚是養殖的,店是連鎖並平民化。 據說比較真味的一頓是非常奢侈,野生河豚,需要有當地人領著去的十疊,十二疊的和室,進門時老闆娘會記住你的名字然後熱情,並用恰到好處笑容可掬打照呼。 這個,跟吃火鍋是呷哺呷哺的級別,還是海底撈或者說皇城老媽的級別一個意思。
不管怎麼樣,我胡漢三還是活著回來了。 哈哈。
就也徘兩句來結尾好了,
輔成菊花圖案的河豚魚生,
炭火爐上滋滋做響的河豚腹肉,
紙火鍋裡上下翻騰的白肉青菜,
深夜情郎的二次來訪,
雪花落到眼睛裡的明亮,
裸身泡在美人湯裡的愜意,
真是人生的絕美體驗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Top